只是听你这样,唱尽了天涯声

SKYN'S HEART 大寒

· 你猜虐不虐
· 苏沐橙生日快乐!
· 来条伞修【有什么必然的关联嘛!】
·快要开学了然而我的作业...
·不说了作业叫我回去呢


一世长安。

这是间茶楼的名字。

叶修总是喜欢坐在这个茶楼里,古香古韵的小楼靠近水岸,不经意间一望便可收获蔓延的芦苇丛和河流。一处为景,处处成色。这条河围绕在芦苇中很容易迷路,离桥不远的地方有个船夫,搭船的人不是很多也不少,他喜欢看那一叶小小的竹筏消失在摇曳的芦苇丛中,成为茫茫中的一点。

初到长安城,他看着那块长安的牌匾,慨叹了好久才随着人群走进了长安城。城门往后延伸几公里,全是卖货的小贩,各种各样的水果,还有好多他没见过的东西,玲琅满目。刚走了两步,就听见有人在叫他。

“喂—叶修—!”是个陌生的男人,浅蓝色的他站在一棵树下,开着不知名的小花,洋洋洒洒弥漫了好大一片。

他心存疑惑地上前,那人看都没看他一眼,叶修晃了晃手,指着自己:“你叫我?”那人回过头来一点没有尴尬的神情,大大咧咧的将手搭在叶修肩上,“嘿叶修,怎么样,长安漂亮吧?!”看了眼异常警惕的叶修,默默的将手抽回来,“我还以为你会认出我来的。好吧这么多年大家都长变了不认识也是可以理解的。”

在那人眼花缭乱的手势和简单粗暴的概括下,叶修总算明白了。苏沐秋嘛,小的时候和叶修他弟叶修在一起玩,后来叶修他们搬家了,苏沐秋也不知所踪了。他看着眼前的家伙扬着手中的信,叶秋也就是叶修他弟居然给这家伙写信拜托他照顾他哥。叶修嘀咕着他的笨蛋弟弟什么时候变得这样精明了,哼你老哥还需要别人照顾吗?

在他印象中苏沐秋是个比较安静的人,总是喜欢收集研究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,光是石头他就有几百种,当年叶修搬走的时候还送给过他一些石头呢。想不到啊,这么些年过去了,比他矮一大截的小子也长得和他差不多高了,啧啧,长得,还挺帅!

既然两人是旧识,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。苏沐秋硬是夺过叶修手里的行囊,跨在肩上,也不管叶修同不同意。叶修倒是落得个轻松,跟着苏沐秋走了一会儿才想起来。

“苏沐秋,我们要去哪儿啊?”

“先去我家吧,帮你安排好住宿。你想去哪儿有什么想干的都跟我说,包在我身上。”叶修感叹着这小子在长安这样的地带有自己的房子,啧啧啧,厉害啊。

事实证明,苏沐秋是挺厉害的。

叶修瞪大眼睛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个,呃,看起来勉强像房子的房子。鬼知道这玩意儿是怎么搭起来的,处在这么个有点偏僻的地方也难怪了。苏沐秋却是热情的将叶修推到门前,非常威武的打开了门,叶修看着他高兴的样子,扫了一眼里面。

五脏六腑,一览无余。

不过好在这玩意儿密封效果不错,叶修很喜欢这样的阴暗,尽管看起来不咋地但他还是假装很满意地点点头,然后苏沐秋就划了一片叶修最喜欢的角落给他,放下行李的两人在空气略微不流通的屋子里呆呆的愣着,哄笑着跑了出去。

他还记得当时苏沐秋一本正经的作了两句打油诗:“前有孟郊一日看尽长安花,今有叶修一眼望穿沐秋家。”末了还啧啧点评一句,“你看多押韵。”

那得意洋洋的神情叶修到现在还记得。

他唤来船家,那排小小的竹筏便开始慢慢的移动着,他低下头,尚还清凉的河水悠悠的托着竹筏,有淡淡的浅蓝色花瓣漂走,软绵绵蓬松的芦苇也还在摇曳,这明晃晃的午后。

捻起花瓣,叶修突然开始怨念起那个相见那天也是这样穿着浅蓝色衣服的人。他似乎还站在那棵花树下,喊着他的名字。怨念些什么呢,他开玩笑说他要骑马,那家伙就真的从某个草原的马群里给他牵来一匹;他说他饿了,于是他就跑遍整个旷野找,临近天黑的时候他才匆匆忙忙回来,手上是一堆果子。他抬起他脏兮兮的脸,眉目间是满满的担心。

可是为什么这么多任性的要求他都答应了,却无法答应那个要求,明明就那么简单啊。

“早点回来。”

“好。”

关上了那扇破旧的木门,残留的温度,木门便再也没有触碰过那只手。那棵花树死了,那匹马被他放生了,那一堆果子他还好好的摆在家里,也开始渐渐腐烂。浅蓝色衣服已经被埋入土中,也会像它们一样慢慢的消失吧。叶修看着远处的一世长安。

他宁肯苏沐秋答应那个要求,不要这一世长安又如何?!

五月的最后一天,夏天快要来了,河流依旧托着小小的竹筏,那一丛芦苇依旧在缓缓摇动。

评论
热度(11)

© MICRON | Powered by LOFTER